当前位置: 主页 > SIP电话机 > 正文
【悦读周刊 · 文苑】新时代“乡愁”
发表时间:2021-10-14

  近日,从合肥晚报上读到一篇农村通讯 :《八个儿子在城市,千万资产羡煞邻里——尹老汉为何舍不得离开乡村》,以及该报配发的 干农活归来的尹可友老两口 的现场彩色照片。立即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一口气读完了这篇通讯,仿佛从字里行间呼吸到了浓郁的 新时代 的乡土气息,援笔写了一条阅评 : 《农村通讯〈尹老汉舍不得离开乡村〉,彰显新时代 乡愁 》。

  无独有偶。我女儿的婆家住在巢湖市申家山村。亲家公从乡中心小学校长的位子上退休后,就回老家同老伴过起 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 的农耕生活。老两口有一女四儿,分别在上海、合肥、芜湖、巢湖市安了家。儿女们都想接他俩进城颐养天年,老两口体察儿女们孝心,偶尔到城里 短住 ,但不愿意离开申家山村。作为农民后代,我与妻子十分理解两位亲家的心情。我家祖居合肥南乡,早已融入经济开发区, 小小村落 已变成高楼大厦, 袅袅炊烟 也已化为南艳湖上空的淡淡晨雾,乡亲们由农民变市民,告别了 面对黄土背朝天 的生活。但我总有难觅 乡愁 的惆怅。作为儿女亲家,我和妻子多次随女儿一家去申家山村,寻觅 乡愁 。

  去年秋分,首个丰收节,我们又一次前往申家山村。该村地处美丽的巢湖南岸、俊秀的银屏山下,地属银屏镇。据申氏家谱记载,其先祖原为金陵江宁府户籍官,朱元璋登基后的洪武二年,其先祖因变故,一路逃难到这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,落脚结庐,生五子,遂有申氏家族在此的繁衍。申家山村在大山环抱之中,九条山脊似九龙聚首,拥抱着中间一块宝地,只有东向一条山谷与外界相连。我们从合肥至无为的省道 十五碑 向右拐进乡村公路,原先曲折蜿蜒五六华里的砂石路,现已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,女婿驾车一脸轻松,我们也没有了往日的颠簸感。一进村口,外观古朴的太阳能路灯列队欢迎省城客人。亲家告诉我, 这个偏僻幽深的小山村,2017 年被列入合肥市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中心村。现正按照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,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,补短板,扬长处,注意乡土味道,留住田园乡愁。我们欣喜地看到,这里没有搞大拆大建,而是对山村的道路、环境、卫生等开展整治。乡土气息更浓,自然生态更美,人与人、人与自然更加和谐。

  走进村子,一座座村舍沿南北两边山坡而建,class=jsx-2067324226住杭金榜 上半年杭州楼市销售T,高低分明、错落有致。房屋外墙大都粉刷一新;破旧的农舍原地原样维修加固。一棵棵参天的古树耸立在道边或石垒的老屋旁,绿荫覆盖。一条条涓涓细流沿山势蜿蜒而下,汇聚穿越,向东流入村口的水库。走进村中部,一座徽派建筑风格的祠堂即将竣工, 申氏宗祠 的牌匾准备重新镀金后正式挂上门楼,传承家族文化,迎接空前盛世。再往前走,崭新的 党员活动中心 正在装修,为传播先进文化提供阵地。正好与祠堂遥相呼应,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融为一体。旁边的公共厕所用上了人体感应的冲水装置。这就说明,村子不光通了自来水,排污的下水道也通了。村西高处有口泉潭,名 坝上 ,宛如一块翡翠镶嵌在村后。泉潭下方有一片庄稼地,金黄的稻谷、沉甸甸的玉米穗、绿藤盖垄的山芋 丰收在望。再往西走,山势渐陡峭,奇石嶙峋,偶见溶洞。洞口大都被茂林修竹遮掩,难以靠近。一株株参天古树上,或青苔密布,或绿藤攀缠,饱经风霜,历尽沧桑,让我们不禁联想到山民几百年前在此結庐垦荒的艰辛。

  山村天气变幻莫测。午饭后我们去亲家的果园采橘子。刚出门时还是晴空万里,可快到山地时,突然暴雨如注 ; 走进果园里,又云开日出。外孙和女婿个子高就用手摘,亲家公和我用加钩的长竿敲。不一会儿,就袋满筐实。雨后复斜阳,告别申家山。回首这个有着六百余年历史的小山村,正在云蒸霞蔚中焕发青春。让我们仿佛看到一幅美丽中国新画卷正徐徐展开。